首页 > 信息互动 > > 正文
2021-09-08 12:01:52

共享汽车运营商接连失败 也预示着共享汽车行业正在快速洗牌

共享汽车作为一种新的经济业态,曾经伴随互联网走到了风口浪尖,如今却面临十字路口。8月上旬,共享汽车evpop出现危机,线下无车可用,用户支付的599元押金无法退还。8月下旬,“马上旅游”成都公司去了空楼,用户交了499元定金,但退款遥遥无期。

一个月内,两家共享汽车公司爆发经营危机,市场无车可用,用户押金无法退还,导致共享汽车行业问题频发。

共享汽车行业现状如何?运营和盈利模式是什么?能盈利吗?为什么会有企业频频步入绝境?对此,华西报和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和互联网经济专家。

共享汽车又出问题了。

8月27日,多位用户向华西宝和封面新闻爆料,称共享汽车立即出门“跑路”:线下无车可用,线上支付的499元押金无法退还。

随后,记者前往该公司位于成都天府三街的办公地点,发现该公司早已人去楼空,还欠有上千元的物业费。

共享汽车公司的人去空楼怎么退用户交的押金?律师建议用户可以追究股东的责任。用户支付的押金应该由第三方监督。

用户爆料。

线下无车可用,线上押金不退。

近年来,共享汽车作为互联网的一种新经济业态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,方便了很多没有车或者人数有限的市民朋友出行。

近日,多位分享汽车“马上出行”的成都用户表示,公司疑似存在经营问题,用户支付的499元定金无法退还。

成都市民李先生说,2018年12月刚拿到驾照时,他下载了“现在出行”APP,用身份证和驾照注册,交了499元押金。“刚拿到他的驾照,可以练习合租你的车。”

用了四次后,李先生买了一辆车,就不再用“马上出行”了。直到今年8月,因为私家车限制,他想起了“马上出行”,但打开APP一看,却傻眼了:各个点位都没有车。

“我马上意识到我的旅行有问题。当我在网上搜索时,我可以看到用户对要求押金的投诉。简直是!”李先生说,他很快在APP上申请退了499元定金,但半个月过去了,没有任何进展。

记者访问

欠下几千美元物业费和“立即旅行”的人会去大楼。

27日,记者走访了成都公司,该公司位于成都天府三街某写字楼24楼,但当时已经空无一人,门锁着。透过玻璃,办公区只剩下桌子、椅子和长凳。

办公楼的一位物业负责人说,这几天去物业询问“立即出行”公司的人很多,都是询问押金的退还问题。“但是我们也找不到。公司还欠着几千元的物业费。”

现在,打开“立即出行”APP,地图上可用车辆数显示可用车辆数为0。事实上,该公司在成都没有可用的汽车。

APP显示,“马上出行”在新希望国际大厦的可用车点。记者随后前往地下车库寻找,但没有找到可用的汽车。

工商登记中的信息显示,“现在出行”成都公司全称是“成都何山友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”,性质是“小微企业”,而全国有7家关联公司叫“何山友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”。

据天空调查,即刻旅行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天津市武清区,经营市场涉及杭州、中山、佛山、东莞、成都等国内城市。

律师建议。

公司股东责任追究保证金提交第三人

泰坤路(成都)四川坤爵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杰平认为,“现在出行”是一种租车业务,租车公司与用户之间形成租车合同关系。他表示,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,用户应当将押金返还给合同相对人成都何山朋友汽车租赁有限公司。但如果公司管理不善,用户依据合同主张权利,往往很难收回定金。

朱律师认为,在此类公司中,股东为逃避法律义务或责任,往往违反诚实信用原则,滥用法人地位或股东有限责任待遇,严重损害债权人利益。

因此,用户可以与公司股东一起起诉租车公司,同时追究公司股东的责任。

最后,朱先生建议,对于涉及重大民生、涉及众多消费者权益的行业,保证金应委托第三方监管机构监管,防止不法分子或公司“跑路”,避免给消费者带来巨大损失。

行业观察

重资产运营,车辆人员,场地成本高。

两位不同品牌的共享汽车业内人士异口同声称,“共享汽车行业是一个重资产运营模式,投入成本高昂,远不是共享单车、或者共享充电宝能够比拟的。”

A小姐是国内一家著名共享汽车运营商的运营人员,她介绍,共享汽车运营成本有车辆购入、车辆维修、保险、停车场地租赁、充电费用、运维人员成本等,但主要成本集中在“车辆”上。

目前,共享汽车运营商使用的车辆主要是新能源汽车,少数是传统的燃油车辆,而新能源车辆充电的成本,远低于燃油车烧油的成本。

其次,运营商为了扩大服务范围,吸引更多用户使用,需要大量设置服务点位、租赁车位,供用户取车、还车。点位越多,用户使用就越方便,但成本也就越高。

A小姐说,在运维过程中,他们的共享汽车被大量损坏,有因车技不佳导致的,更有人为损坏的,“修理厂随时都在修车。”

难以盈利每年亏损以“亿”计算

共享汽车在巅峰时期,国内有接近30家共享汽车运营商。为了吸引用户注册使用,众多共享汽车刚进入市场时,纷纷推出了类似于20元/天的巨大优惠活动,用户也乐于享受优惠。多位业内人士表示,目前共享汽车行业并没有一个长久且健康的商业运营模式,“据我所知,能实现盈利的共享单车运营商几乎没有。”

“高额的成本投入,而收益只有一项——订单车费,收入和支出不成正比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并不讳言,他所在的共享汽车运营商每年的投入,或者是叫“亏损”,要以“亿”元为单位来计算。

多位业内人士大吐苦水,称在用户使用过程中,因个人操作产生不少车辆违法的情况,但用户不愿处理,产生的罚款和记分,便只能由运营商承担,“如果不处理车辆违法,车辆便过不到年审无法投用,就会产生新的损失。”

从2018年至今,“友友用车”“EZZY”“麻瓜出行”等多个互联网共享汽车品牌宣布停止服务,“途歌”也曾曝出经营问题。

目前国内共享汽车企业,拥有国资背景的,比如“北汽”,有长期资金支持。而单纯依靠互联网融资的企业,一旦无法盈利,投资人便会撤资,进而引发企业经营困难,用户无法退还押金等一系列问题。